原谅你,我很快乐 上海快三 :周素琴

上学期,可凡放学回来跟我谈及学校的情况,有关系不错的小朋友,也有总是欺负她的小朋友,开始并没有太放在心上,大人之间相处时间久了都会磕磕碰碰,更何况这么小的孩子。

可是临近期末的时候,她几乎每天回来都要告诉我一个姓杨的男小朋友总是打她,问及原因,好像因为另一个小朋友替她排队预车位(可能校车位置不够孩子们坐,估计去晚了就没位子了),那个姓杨的小朋友不服气,所以就经常找可凡麻烦了。我知道可凡不是个爱惹事生非的孩子,也知道她是个决不愿意让别人欺负的孩子,所以开始的时候,总觉得没什么问题。我说,这点小问题自己解决就行了。可是近日她提及这件事情的几率多了,我想还是重视一下吧。平时都是她自己到小区门口排队等车,我和她爸爸基本不管这样的事情。这一天,我决定去看看。我到小区门口的时候,那个姓杨的小朋友也在,但我并不知道就是他。所以我问可凡哪个小朋友总欺负她时,可凡就用手指了指哪个小朋友。孩子大概总是畏惧大人的,看可凡的妈妈来了,而且是为了处理这个事情的,那个孩子露出胆怯的神情。其实我并不喜欢因为孩子之间的矛盾而去责备人家的孩子,因为我明白各个孩子家庭教育状况不同。于是我在那个姓杨的小朋面前轻轻蹲了下来,对可凡有时候我没这么大的耐心,可是对待别人的孩子我却不能像对待自己的孩子那么严厉。我轻轻地摸摸孩子的头,告诉他同学之间要友爱,不要为了一些小事情打人。那孩子开始跟我振振有辞,说谁让别人给她占位,我很耐心地跟他解释,我说,别人给可凡占位并没有影响你,这个位子是别人让给可凡的,并不是给可凡多占的位子。因为给可凡占位的那个男孩子等可凡上车后,自己回教室上自习去了,真的不会影响其他小朋友。我一直教育可凡不要插别人的队伍,来晚了就站在后面,没什么损失。但是小区有一段时间,好多爷爷奶奶们半夜就拿砖块为自己的孙子排队,等早上他们到来时,就会排在前面,从而早点上车有位子坐。可凡过去一直为此事伤感,因为她没有爷爷奶奶在这边为她半夜排队,所以早上无论多早到小区门口,也只能排在后面。因此其他小朋友偶尔提前替可凡排队我并没有反对,毕竟是孩子。

跟那个姓杨的小朋友沟通好了后,站在小区门口看着自己的孙子孙女上车的一些退休的阿姨,跟我说:可凡才乖,自理能力那么强,真是难得。以后再有人欺负她,就告诉她们老师。。。我笑笑走了,并且恳请这几位阿姨帮忙照顾一下可凡。

这么“重大”的事情就这样解决了,下午放学的时候,可凡回家,我跟踪调查了“事态的发展”,问可凡那个小朋友有没有继续欺负她,她露出欣喜的眼神,说没有。我也就放心了。孩子终究是孩子,我相信人之初,性本善的。期末考试结束那天回来的时候,可凡告诉我说:妈妈,中午我没赶上校车,是杨同学让他妈妈把我一起带回来的。突然感觉孩子心灵的纯真,如果我那天很生气地把人家孩子呵斥一通,是不是会起相反的效果呢?我想是肯定的。孩子有孩子的世界,我们不必过多的去干预,当然适时地过去扶一把也是必须的。

很多时候我会教育可凡不要在意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,在孩子成长过程中会遇到很多很多类似的人际矛盾,如果别人是无意的,我们就要很友善地去原谅。但是如果别人恶意的,我们无需忍让,我始终相信邪不压正。当我们无法判断别人是无意还是恶意的时候,不妨先观望,如果对方实在过分,那就不是可以原谅的了。

原谅别人对自己对别人都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。突然想起很多年前的一件事。那一阵没有来由的烦,有些事情往往会一触即发。夏天的一个很闷热的午后,至于什么事情我不记得了,这之前我从来没对同事发过那么大的脾气,我只记得我跟那位同事嗓门很大地说了很不开心的话,可是他一直笑眯眯地问我怎么了,至今都很感谢他那次没接我的话跟我对吵。第二天正当我准备为前一天的失态向他表示歉意时,他居然先开口还是笑眯眯地问我昨天怎么了。为他宽厚的胸怀感动,虽然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,而且过去很多年了,可是我一直记得,记得这位同事对我一时失态的宽容,从此他也获得了我内心的敬重,无论何时我都很敬重他。他的人格魅力,他的宽广的心胸让我敬佩。这件事我从来没有跟他提起过,或许他根本就不记得那个闷热的午后,那个几乎无理的我说了什么话了,可是这件事一直影响着我。此后,无论工作上遇到多么不愉快的事情,遇到多么令人厌烦的人,或许我也会一时的不开心,但是事情过去之后我还是如那位同事原谅我一样去原谅别人。因为我发现原谅别人一时的失误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,当然仅指原谅可以原谅的人和事。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像我一样地对我的宽容心存感激,但是别人对我的宽容我一直铭记在心。

适当的宽容别人,会让我们的心路更宽广,会让我们在人生的路上走得更远、更顺利。

(0)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